去年净利腰斩 东莞兴昂鞋业宣布停产-

- 编辑:admin -

去年净利腰斩 东莞兴昂鞋业宣布停产-

历经风雨13年的万人级别台资鞋厂,如今受经济形势的影响,后续经营难以继续,不得不作出关闭工厂,实施经济裁员的决定,令人唏嘘。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陈鹏丽

◎每经记者 陈鹏丽 摄影报道

历经风雨13年的万人级别台资鞋厂,如今受经济形势的影响,后续经营难以继续,不得不作出关闭工厂,实施经济裁员的决定,令人唏嘘。

昨日,鞋业界人士的朋友圈肯定被这条新闻刷屏了,东莞兴昂停产的消息引起巨大反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我国东南沿海的人力成本高企,是很多制造业企业往内陆以及东南亚地区搬迁的主要原因。

昨日(1月11日),东莞兴昂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兴昂)发布公告称,东莞兴昂在大家的努力下历经风雨走过了13年,如今受经济形势影响,公司客户订单严重萎缩,后续经营难以继续,公司不得不作出结束东莞兴昂的全部生产、实施经济裁员的决定。同时公司还表示,自公告日起,东莞兴昂进入结束生产前的留守期,公司将在2016年2月10日正式结束生产经营活动。

东莞兴昂这则公告在东莞鞋业界疯传,引来一片唏嘘。实际上,东莞兴昂是台资企业兴昂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昂国际)的下属子公司,而兴昂国际2007年正式在香港上市,股票名称为九兴控股(01836,HK),目前是全球十大鞋业制造商之一。

《每日经济新闻》了解到,东莞兴昂是兴昂国际的女鞋事业部,为NIKE、PRADA(普拉达)、ROCKPORT(乐步)等世界知名品牌的代工厂。兴昂国际人力资源部主管钟伟杰告诉记者,东莞兴昂是所有生产单位关闭,但仍保留研发、行政等部门,裁员涉及员工1900多人,停下的产能将往东南亚国家转移,原因则是人工成本的上升。据其介绍,近两三年,东莞兴昂人工成本年增15%左右,而人工成本的增加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订单量。去年东莞兴昂净利润大幅下滑,下滑幅度超过50%。

人工成本大增导致裁员

昨日,记者来到位于东莞大岭山镇的东莞兴昂公司,在员工生活区,到处可见经济裁员的公告,不少员工已经停工,正在做离职前的准备。由于员工得到妥善安排,本次裁员并未见冲突,遣散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1月7日,东莞兴昂就已经下达过一次规模裁员的通知。多名员工证实,东莞兴昂本次裁员分两次进行。公司仓管部门员工陈先生告诉记者,已有大部分员停工。生产端还有一些货还没做完,还有几条生产线(在运作)。但是生产线上游的物料仓管之类的已经停工,现在还在上班的工人也不多。

东莞兴昂另一名员工张先生也告诉记者,现在已经不上班了,这次相当于是全面停产、解散。而钟伟杰则强调,东莞兴昂关闭的是生产部门,但仍会保留研发、行政等部门。

据了解,东莞是兴昂国际在全球核心生产基地,兴昂国际在东莞有兴昂、兴雄、兴鹏三大鞋厂。公开资料显示,兴昂国际于1982年创建;1990年到东莞长安设立第一家分工厂;截至2013年,兴昂国际有员工7万余人,在全球有分厂60余家。除了代工世界品牌,兴昂国际也推出STELLA LUNA等自营品牌,并在大陆有500余家门店。

据陈先生告诉记者,东莞兴昂最鼎盛时期曾有过万名员工,大概是2009年的时候。

钟伟杰表示,东莞兴昂工厂最高峰是约6500名员工,整个工业园区员工过万。据其介绍,东莞兴昂目前有将近3000名员工,经济裁员涉及1900多名员工。公司停产后,产能将往东南亚国家转移。

成本上升太快,我们不得不做出停产决定。钟伟杰告诉记者。他透露,人工成本的上涨主要来源于社保、公积金以及养老保险等。

除去社保和公积金,我们的人工成本这几年来每年涨幅是10%。我们的社保、养老保险员工覆盖率几乎是100%,公积金采取的是自愿购买原则,但也几乎所有员工都要。所以这样算下来,我们这两年人工成本上涨很快,涨幅大概是15%左右。钟伟杰向记者解释,他表示,我们要往更有竞争力的地方转移,往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转移。

代产普拉达等女鞋

人工成本的上涨直接影响到公司的订单量,东莞兴昂在经济裁员公告中明确指出,公司客户订单严重萎缩,后续经营难以继续。

但钟伟杰只保守表示,由于人工成本上涨,公司去年订单量轻微下降。据其透露,东莞兴昂去年收益大幅下滑,下滑幅度超过一半。订单数量微降,订单单价是持平的,但是净利下滑幅度很大。

此次停产的东莞兴昂是兴昂国际的女鞋事业部,为普拉达、乐步等全球顶级女性休闲鞋代工。相对于男鞋,女鞋这两年的增长开始钝化,钟伟杰表示。

不过,钟伟杰多次强调,兴昂国际去年整体订单还是增加的,这只是个别厂区的特殊情况。他告诉记者,东莞兴昂的客户主要是顶级品牌里相对中档的品牌,人工成本一上涨影响很大。

钟伟杰表示,停产是为了兴昂国际更好发展,在东莞,很多订单因为成本问题,以前没办法接。到了我们可以负担成本的地方,我们就可以接下更多以前接不下的单子。

在东莞,遭受经济转型期下的鞋业,除了中低端鞋业制造破产退出生产外,鞋业大鳄近几年也陆续离去。同时担任东莞大岭山镇台商协会副会长的钟伟杰向记者透露,由于人工成本的上涨,东莞大岭山镇去年一年台企消失了将近30家。

据媒体报道,宝成集团旗下裕元工业 设于东莞高埗镇的工厂高峰期达10万人左右,而今也缩减至3万~4万人,正在加快往越南以及印尼转移。去年3月份,东莞制鞋大鳄力凯也转战缅甸,东莞仅留采购研发部门。据钟伟杰介绍,越南的人工成本大约相当于国内的1/2,缅甸劳动力成本相当于国内1/2至1/3,印度尼西亚劳动力成本也仅及国内70%。

记者观察

人工成本太高 九兴控股向内陆及东南亚转移

◎每经记者 胡飞军

1月11日,九兴控股旗下东莞兴昂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兴昂)全部停止生产和实行经济性裁员的消息引起外界关注。

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作为从事世界名牌鞋子的代加工企业,公司并不是经营不下去,而是机器取代有限,且成本压力增加,向内地及东南亚转移是企业必然的战略规划。

增设内地和东南亚据点

资料显示,此次宣布全部停产的东莞兴昂为台资企业兴昂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昂国际)旗下子公司。九兴控股为全球十大鞋业制造商之一,集设计和生产于一身,2010年开始往湖南、广西等省份扩张产能,并在东南亚设厂。

东莞兴昂实际上是进行迁移,并不是如外界认为的做不下去了,它在东莞时间很长了,产品也是定位为高端,很多高层我都认识,之前就在做规划转移制造基地。对于此次东莞兴昂全部停产,一位在东莞待了20多年的台商人士刘大伟(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到,九兴控股在其2014年报中披露,自2007年以来,公司已稳健多元化及优化位于沿海地区的生产基地而迁移部份至内陆省份(如湖南等)以及东南亚地区(如越南、印度尼西亚及孟加拉国),还在2014年内于菲律宾及缅甸建立据点,以备不久将来于当地之潜在的产能拓展计划。

九兴控股所忧虑的问题得到上述长期在东莞打拼的刘大伟证实。这也是形势所迫,鞋业这种工厂,世界上目前为止全部依靠机器生产的鞋子几乎没有,因为每个人的脚型不同,尤其是高端订制的鞋子要求更高,一定是需要大量人工的,机器取代有限,没有劳动力根本活不下去。刘大伟表示,现在外来人口可以作为劳动力的,仅剩下东莞此前高峰期的三分之一,还有五六千家台资企业要分,劳动力根本不够。

与此同时,刘大伟表示,近年来,东莞的台商基本都要缴纳保险和公积金,且缴费的基数也在不断提升,不再享有税制优惠,台商的成本负担加重,而内地一些工业区社保和公积金缴费级数没有沿海高,甚至还有优惠,搬移过去能直接降低成本开支。

出口萎缩不振,预期较差,加之产能过剩,不得不撤离沿海工厂,广州社科院彭澎教授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制造业企业在成本增大之下,不得不向内陆和东南亚转移。

进军手袋向多元化转型

实际上,九兴控股除了将生产基地从沿海地区转向用工廉价且充足的内陆省份和东南亚地区,产品上也不甘于做世界品牌代工厂,推出了自有品牌并进军手袋行业。

财报数据显示,受外界环境影响,九兴控股业绩出现下滑,其中2013年实现营业收入15.4亿美元,同比下降0.6%,净利润为1.23亿美元,同比下降19.6%;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6.6亿美元,同比增长7.9%,净利润为1.2亿美元,同比下降2.4%。

从2006年以来,为了能持续增长,不甘心做世界名牌代工厂的九兴控股,努力从OEM(即代工生产)向OBM(即代工厂经营自有品牌)转型,推出了一些自有品牌,这些品牌零售门店主要分布在中国,在法国、菲律宾、泰国、科威特、黎巴嫩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也有一些门店。

九兴控股年报还披露,从2014年开始,九兴控股开始进军手袋市场,并定位为向高端客户供应皮件产品的整合方案供货商。为此在东莞及意大利威尼斯等地投资顶尖设计研发中心,希望培育公司皮件产品研发能力,以追求高附加值产品。

不管是转移还是多元化,这种类型的企业属于逐水草而居的产业,成本在上升,企业利润空间在不断的缩减,刘大伟对记者表示,最后只能向利润空间更高的地方转移。

2015年10月15日,九兴控股披露2015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为13.2亿美元,同比增长9.5%,销量为4330万双,同比增长9.6%,主要因为市场时尚运动鞋履需求的持续上扬以及若干客户增加订单,出货量上扬。

《每日经济新闻》就上述问题致电兴昂国际官网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